中转站

想要作为一个起点,却不知道哪里是终点

[鬼白]魔法少女鬼灯,大纲➕设定

聊天时诞生的脑洞


魔法少年鬼灯

名为丁的孤儿一直受到周围人的欺凌,他唯一的友人是一只自称白泽的不明生物,白泽在他六岁时出现在他身边,一直安慰支持着他,然后,在鬼灯上初中的时候,白泽突然失踪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在丁面前的白泽与过去出现了微妙的差异,面对质问你究竟是谁的丁,白泽以和过去相同的开朗口气回答[我就是【白泽】啊,只不过舍弃了一些多余而有害的东西而已。]
[话说回来,你要和我签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吗?]



面对现在这个开朗下埋藏冷漠的【白泽】,丁感到了恐惧,在白泽的[一个奇迹]的反复强调下,丁决定以那个奇迹去找回过去温柔的白泽。然而回到过去的丁却发现自己无法拯救白泽,只能在轮回中反复看着白泽死去或者被消除感情,而且随着他与白泽的接触越深,白泽告知的过去越多【包括白泽自己的摇摆压力和对那些少年们的愧疚】,他所承担的精神压力就越大,久而久之养成了抖s的减压方式【也可以说是暴走】,在某次轮回中就是他自己失控杀死白泽

白泽的过去
作为残缺品的白泽拥有求生和悲悯两种感情,他一方面不希望自己被消除感情而不得不和其他【白泽】一样制造魔法少年,另一方面又对魔法少年们的末路感到同情和痛苦并为此自责【拥有感情不代表拥有相对的表达方式,他表现出来还是很开朗】。在某次轮回中他向鬼灯讲述了他过去认识的两个魔法少年【凤凰】和【麒麟】,他和他们契约,陪伴他们直到魔女化,又看着他们被消灭,回收他们的魔女之种。最初的世界线上白泽和鬼灯相遇就是在凤凰麒麟被消灭后不久。第二条时间线上无法忍受痛苦的白泽选择主动去消除感情,没能阻止他的鬼灯又去读档,结果虽然阻止了白泽的灰心但白泽被其他无法接受真相的魔法少年杀死,然后就这样反复。

以及白泽并不拥有爱这种情感,他无法【爱】一个人,对他来说鬼灯和他过去制造的魔法少年没有任何区别,

鬼灯的结局

没想好…大概是保护白泽失败魔力用尽,在等待魔女化的时候被消除感情的白泽来到他身边并用非常冷酷理性的思维评价他的行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自我满足而已…


其实我就是想看纠结又博爱的白泽和死的毫无意义的鬼灯


评论(1)

热度(1)